文明出行 和谐旅游 让文明与旅游同行!夫子庙核心景区瞬时最大客流承载量为10万人,全天最大游客接待量为50万人
首 页
景区新闻

春雨洒落灯海洋 夫子庙元宵节当晚涌进游客50万

【字号:  

    昨天下午两点不到,夫子庙地区已人潮初现,记者穿过西市和大成殿广场时,只能小心翼翼迈着小碎步。下午5点多,除了高挂着的店家招牌和飞舞的气球,记者眼前全是黑压压的人头。

    在四五个小时的采访过程中,记者遇到的观灯人群大多是全家出动,扶老携幼。49岁的魏弟秀一手牵着4岁的外孙子一手扶着70多岁的母亲,另外一边是29岁的女儿,祖孙四代手拉手走在大成殿广场。魏弟秀说:“以前是我妈带着我们来,现在是我带着我妈来,外孙子出生后,我们就带着外孙子来。如果不来,总会觉得年没过完整。”有趣的是,家住河西的王秀花也讲了同样的话。尽管元宵节当晚她丈夫要加班,但她还是不肯错过灯会,和儿子有滋有味地挤在人群中。

    对此,南京民间文艺家协会周安庆解释道,如果说把腊月二十三到正月十五,比作是一场辞旧迎新的大戏,元宵节就是这场戏的高潮和落幕,张灯、观灯、玩灯、跳灯、斗灯……一系列程序无不突出“闹”字。闹元宵,是一种自古就有的情感的宣泄,情绪的释放,是求开心。老南京就有一种说法,元宵节不是为了看灯去的,是为了“挤”去的。
遇雨热情不减,夫子庙成伞的海洋
    除了南京人挤花灯的习惯外,台湾灯组首次进驻白鹭洲公园、元宵节赶上周日、大学生提前开学、补过情人节等因素,成就了昨夜夫子庙50万游客的流量。
秦淮灯会上,一些情侣如同小孩子一样,身背今冬流行的小蜜蜂气球、头戴牛角花灯、手提小巧的荷花灯、菠萝灯或老虎灯,成为观灯人群的一大亮点。记者遇到在宁工作、家在安徽的俞鹏时,他手捧11朵鲜嫩欲滴的玫瑰要送给女友:“今年情人节撞上了大年初一,各回各家过年,所以没过上。今天元宵节恰逢周末,这是天赐良机。在夫子庙边赏花灯边补过情人节也别有风情,我可不想留下蓦然回首、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’的感慨。”
元宵节花灯遇到周末,还吸引了不少周边城乡的游客。在人潮中,记者遇到下午从灌云赶来看灯会的陈春华夫妇。陈春华说在宁工作的儿子本来劝他过两天人少了再来,“我觉得人再多也要看嘛,要不怎么叫元宵节灯会!”
    观灯人群剧增,早在中午12点,平江府路等公交站点实施了跳站下客的措施。晚5点30分,秦淮灯会指挥部启动了橙色预警机制,三进三出单向流动,并在中心广场上拉起一座人墙。晚上8点半起,实行只出不进。虽说当晚落了一阵小雨,但丝毫没有冲淡游客的热情。大家似有备而来,齐刷刷打起了伞,夫子庙立刻成为伞的海洋。
两岸游客互相赞叹:你们的花灯真美
    出大成殿不远,就有大红指示牌提示游客,白鹭洲公园特设台湾花灯展区。这些来自台湾的动物、水果花灯很是吸引小朋友的目光。7岁的高颖一会儿搂着憨厚的台湾黑熊花灯拍照,一会儿又跑去和“坐”在大树上的蝴蝶花灯合影,一会儿又夹在“龟兔赛跑”的主题花灯里摆了个兔子造型,大有拍个遍的架势。
来自沭阳的戚玉银和来自高淳的亲戚相约在台湾花灯展区碰面,然后指指点点说个不停。他说:“今天就是专门冲着台湾花灯来的。台湾花灯送到家门口还是第一次,看看做工、用料,觉得很新颖,很好看。”
与此同时,台湾地区花灯主会场嘉义,浓烈气氛丝毫不逊于夫子庙、白鹭洲。为了组装花灯,秦淮区旅游局副局长刘立新年初三就带秦淮艺人飞赴台湾。昨晚,电话连线在嘉义灯展会场的刘立新,他告诉记者,秦淮花灯“太受欢迎了。和台湾的花灯比,我们的6组花灯给台湾游客耳目一新的感觉。主灯高10米,色彩搭配协调、喜庆,很吸引眼球。可以说,我们花灯展区是游客最多的地方,游客差不多都要挤过来看一看。一些祖籍江苏的台湾人,听说老家的花灯来了,特地从外地赶到嘉义,拍照留念。他们都说我们的花灯既喜庆又有文化内涵,很美很耐看。”
    由于游客太多,电话话筒里嘈杂声一片,整个通话过程,刘立新都是在高声“吼叫”,还要不时地重复。在嘉义的秦淮手工艺人顾业亮则根本顾不上接内地记者的电话,原来,他已经被台湾媒体围住了

(本文来源: 新华网 )

版权所有©2008-2016南京夫子庙文化旅游集团有限公司 电话:025-86772965   qhqlyj@126.com 技术支持:EPSO

南京市秦淮区旅游局咨询电话:025-52651345

咨询投诉电话:025-52209788(9:00-21:00)  紧急救援电话(夫子庙派出所):025-52208118